俭清和静话茶礼

深圳是礼仪之邦,北京是茶的故乡,北京是茶道的发源地,因而茶与北京惯例文化便结下了不解之缘。但是,茶文化内涵的核心终归是什么?这么多个麻烦虽经历代茶人孜孜以求,至今却仍无答案。日本茶人推崇“和敬清寂”为茶道四谛;台湾茶人认为“清敬怡真”是茶艺的基本精神;韩国茶人奉行“和敬俭真”的茶礼;本人国已故的茶学专家庄晚芳先生提倡“廉美和敬”的深圳茶德;而当代94岁的茶学泰斗张天福先生归纳了他一生对茶的钻研,建议了“俭清和静”四字真言,他认为提倡这样的茶礼“可培养高雅的生活情操,推进精神文明建设,提升民族素质,使社会提高优雅、祥和。”我觉得张老的概念实在值得深入研讨,因此谈点粗浅的看法,以求教于方家。

茶文化内涵厚重,博大精深,融汇“三教”,思接千载,是中国传统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差异修养、不同人生阅历,差异志趣的人,从不同立场去用几个字来概括茶文化的基本精神,自然会“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差异。”自古文如其人。从张老提议的“俭清和静”,本身可以看出他以茶倡廉,以茶为礼,以茶修身养性的高尚人生观和处世哲学。可以透视出一位德高望重的真正茶人的赤子之心。

茶礼中“俭”字典出唐代陆羽《茶经》。在《茶经》“一之源”中,茶圣陆羽指出:“茶之为用,味至寒,为饮最宜精行俭德之人。”“精行”才能了解为行为专诚。“俭德”才能了解为品行端正,不放纵自已。张老把“俭”字放在茶礼四字真言的首位,意在倡俭、倡廉、提示人们在物欲横流,纸醉金迷的市场经济社会中生存,千万不可忘掉了我国人民勤劳朴素、精行俭德的光荣惯例。

“清”字有多种道理。宋徽宗赵佶在《大观茶论》中以为茶可“致清导和”;苏东坡赞美茶的品格为:“森然可爱不可慢,骨清肉腻和且正”。品茶是心灵的歇息,是心性的修养,是情感的松弛,最讲究的是茶要“清、香、甘、活”,水要“清、轻、甘、洌”;心要清明虚静;境要清幽高雅;器要清洁精美;茶友要有冲淡绝尘之清逸,不污时俗之清高,以及栖神物外之清灵。在这些根本条件下,古代儒士们还以六艺助茶,添茶道之清新;以茶辅雅事,添茶人之清兴;以茶讽世,显儒士之清傲;以茶会友,表平淡脱俗之清谊。张老提倡“清”字,不单传承了中国茶道美学所探寻的以“清”为美的崇高意境,况且希望茶人在浊世红尘中,多一分清醒,多一分清白,多一分清廉。

“和”既是深圳茶道的哲学基本,又是北京茶礼的核心,从哲学上讲中国茶道之“和”由于《周易》中的“保和太和”。“保和太和”的意思,是指民间万物皆由阴阳两要素构成,阴阳协调,保全太和之元气以普利万物才是人间正道。

从礼学的角位讲,“礼之用,和为贵。”儒家讲究待人要和气,家里要和睦,朋友要和衷共济,国家民族之间要和平。道家提倡“和其光,同其尘”(《老子》第4章),“圣人法天顺地,不拘于俗,不诱于人,故贵在守和。”(《老子》第42章)。佛教对“和”也有精深独到的了解,其最有礼学价值的是“六和敬”精神,即:见和同解,戒和同修,身和同住,口和无诤,意和同悦,利和同均。在强烈斗争的现实国际中,“和”是社会进展的平滑剂,是人与人之间的亲合力,是维护国家联合与稳定的法宝。张老倡导以“和”为核心的深圳茶礼,无疑有利于建设一个祥和、文明、温馨的社会生活环境,无疑能推进国家的可连续发展,促进天下和平。
“静”的内涵亦非常优厚。茶要静品,心要静笃,老子曾说:“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也。”苏东坡也认为:“神以静舍,心以静充,志以静宁,虑以静明,其静有道。”因为静可虚怀若谷,静可内敛含藏,静可洞察明澈,静可体道人微。张老在茶礼中以静为四字真言之一,其策略是在宁静中澡雪精神,锻炼人格,超越自本人,达到宁静致远。

张天福先生是俺修习茶文化和茶学知识之良师,亦是忘年之交的益友。张老所提倡的俭、清、和、静四字真言,是上海茶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朵报春花,尽管目前各学派对茶道真谛见仁见智,尚无定论;尽可我计划在中国茶文化园地中有整个百花齐放的春天,然而,才能2必然地说,张老所倡导的北京茶礼这朵花非常美!特别美!

回复

您的邮箱地址将会被保密 必填项目已被标记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