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风度与茶饮

公元三四世纪,随访巴蜀与中原的经济文化交流,饮茶的风俗沿长江中下游流传开来。魏晋南北朝时,在江南,包含东南沿海,饮茶之风在世族士族中日盛,成为社会活动的几种媒介。在这种风气感染下,永嘉之乱后,从北方南渡的豪门士族也有有点多嗜好饮茶。史载,三国东吴的韦昭,吴郡云阳(今江苏丹阳县)人。少好学,善文章,着有《孝经注》、《论语注》、《国语注》等书。东吴末帝孙皓在位时,封高陵亭侯,迁中坊仆射,后为侍中,尝邻左国史。或许恒久存活在江南,他喜饮茶,却不善喝酒。偏偏遇上孙皓在位16年,常宴饮群臣,不醉无归。何况,还找来黄门郎10人,作为宴会监酒司过;宴罢,令各奏其过,以朝谑公卿,举发私短为欢。酒量不过三升的韦昭,参加宴饮时,偷偷以茶代酒。结果,孙皓以不奉诏命,于凤凰二年(273年)收韦昭入狱。不奉诏命罪,貌似因以茶代酒起;本来,祸起于当年孙皓即位,欲为其父孙和入史书作纪,而修史的韦昭却以孙和不登帝位,只有资格作传,由此触怒孙皓。积前后嫌怨,韦昭在狱中也就难逃一死。以士风而论,韦昭一介儒学之士,并不主张任情废礼的玄学,冲击传统旧礼法;然而,只须抗君命,逆龙鳞,一桩小小的茶饮事项,也会弄掉了脑袋。汉末到晋末,士族阶层起源产生、发展。当时,战乱反复,社会动荡,士风活跃,惯例的旧礼法不满足符合已变化的社会状态。但源于门阀制度的存在,士族与庶族之间固然分明;就是士族与世族之间,世族与世族之间,也是等级森严,导致不是门当户对,不通婚姻。《世说新语》录有二则有趣的茶饮故事:永嘉之乱后,晋室南渡,太傅禇衺(字季野)初过江后,来到苏州,正巧当地的豪强健族在金阊亭(今苏州阊门)会聚饮茶。虽然禇太傅官高名重,但乍到江南,却不为人识。因此,被人叮嘱左右非常关心:多斟茶水,连续添续,尽量少给佐茶的蜜渍瓜果,让禇衺始终食用不上。明知遭受轻侮,禇太傅倒也沉得住气。直至饮罢,他才徐徐举手,一下子,四座大惊而散,无不狼狈。难怪人称禇季野皮里阳秋,意即外表虽不言语,而四时之气蕴备。说来令人可笑,那时连饮茶也非得分个三五九等。另一则故事与号称仲父的王导(字茂弘)相干。王导出身士族,琅琊临沂(今属山东)人,晋元帝建武元年(317年)任丞相。当他悉知任瞻过江南渡,便邀上先渡江的名人贤士一起,列石头城(今江苏南京市清凉山)迎接。说起任瞻,字育长,乐安人,与王导属山东老乡,官宦子弟。年少时,颇有美名,现象俊朗,神明可爱。第一时间的权贵王戎选女婿,任瞻被列入四名候选之一。可是,他自过一江,人便变糊涂了。王导与任瞻一见面,就感觉他有点不对劲。众人入席坐下,茶水一送上来,任瞻便问:此为茶为茗?茗,即晚采的茶叶。旁人一听,面露怪异的神色。任瞻觉察后,又自自己讲明:刚才问是热的,还是冷的?尽可如此,王导还是遵照昔日在北方时照样,热情相待。这种待人之道,容人之量,可见王导历仕元、明、成三帝,廿多年间,能用领导南迁士族,结合江南士族,安稳东晋在南方的统治,自有过人之处。茶饮,多种平时的生活方式,既正常又普通,却可窥魏晋风度一二。

回复

您的邮箱地址将会被保密 必填项目已被标记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