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的茶壶套

1926年至1927年,鲁迅先生曾在厦门大学任国文系教授。1952年10月,厦大创设了鲁迅纪念馆,这是目前国外的独一设在高校的鲁迅纪念馆。2006年4月厦大对该馆进行了重修。

重修后增设了“鲁迅与许广平”专题展室,镇室之宝是鲁迅之子周海婴先生赠送的一只木制行李箱,这只木箱从北京到厦门,从厦门到广州,再从广州到上海,相伴鲁迅多年,弥足珍贵。该室还展出了鲁迅1926年在厦大寄给许广平的明信片、鲁迅马上阔别厦大时与林语堂等人的合影、鲁迅与许广平的《两地书》手稿的复制品、鲁迅与许广平采用过的一点生活用品如指甲刀、毛线团、老花镜、放大镜等等珍贵物件。引发自己特别关心的却是该展室里一件相比清淡­的展品——茶壶套。如果没有文字注明,看不出这几个白布的物件是个什么东东,白布本来可能是一条手绢,一条绣着葡萄和葡萄叶片的手绢,度过缝制与改善,变得臃肿起来,成了“茶壶套”。它文字注明是这样告示的:“许广平为了让鲁迅冬天也能喝上热茶,特缝制了这几个茶壶套。”而看着这几个茶壶套自己们应当也许推定,鲁迅先生是喜欢喝茶的,而他在读书写作手不离壶的当头,却又经常怠慢了茶壶,于是茶壶也就怠慢了他——给他一壶冷茶!冷茶伤胃,这点先生不会不懂的,只是万一专情投身于读写,也就自然冷落了喝热茶的欲念。以至于许广平看了心疼,因此才有了极度多个特别的展品——茶壶套。

自己在《有关〈喝茶〉》一文中曾断言鲁迅是不会喝茶的,也曾就此论调在一家茶网发过帖子与各路茶友讨论,本人写道:“鲁迅与周作人难得有同题的文章,不料清茶一杯­,兄弟俩喝出的觉得竟有天壤之别!周作人的《喝茶》写于1924年,鲁迅的《喝茶》写于1933年,后者似乎有点跟老兄‘对着喝’的味道。不客气的说鲁迅是不会喝茶的,他如果也有周作人的闲情逸致,(这种假如,原本无异于假如普希金不去决斗,假如聂耳不去大海畅游一样,似有阉割人物个性之嫌),他的肝火完全可以减半,而寿命极能够倍增。”

本身的观点其实已经是极度晓得了,这里谈的“喝茶”,实际上是“品茶”,说鲁迅先生不会喝茶,事实上是说鲁迅先生不会品茶,不会品闲情逸致的茶。可本身这么说似乎也是对鲁迅的大不敬,引得不少茶友口诛笔伐,弄得自己实在忧郁得特别。这可见永久以来人们对鲁迅的神话和圣人化,也难怪因此有挺多的人会把先生在《准风月谈》的《喝茶》中写的“有好茶,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然而要享这‘清福’开头务必有工夫,其次是练露面的格外的感觉”当成了诱导读者演练喝茶的“特地觉得”的语录,仿佛一时候孺子牛的鲁迅成了喝茶养生的行家了,而拦腰切去的却是先生随后对这种“敏捷仔细”的“格外的感觉”所进行的极端尖酸的挖苦,他说:“假使是一个采纳筋力的工人,在喉干欲裂的时候,那么,就算给他龙井芽茶、珠兰窨片,还可能他喝起来也未必感觉和热水有什么差异罢。”鲁迅在《喝茶》这样休闲的文题里仍然闪动着他匕首和投枪的锋芒,喝冷茶的还可能是没有工夫去喝闲情逸致的热茶的鲁迅写出的文字分明让穷苦百姓看得热乎乎!

鲁迅先生的儿子周海婴说,厦大的鲁迅纪念馆更加突出鲁迅的教诲运动,展表达鲁迅置身提升国民文化的思想和关怀国人命运的情怀,以及鲁迅与许广平的爱情,让人感受鲁迅温婉的一面。由此笔者觉得这么多个小小的茶壶套显表示的是鲁迅与许广平的爱情,让本身们见到的是鲁迅也特别需要许广平照顾的一面,从而让自己们感受的是一个愈加全面的鲁迅,而不是整个全能的鲁迅。

回复

您的邮箱地址将会被保密 必填项目已被标记为 *

*